当前位置:别云间>武侠修真>当死对头变小了> 一更、二更合并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一更、二更合并(1 / 5)

他睡醒起床,发现家里气氛一片凝滞,蒙骥僵坐在沙发上,手捻着红色的一角,脸青得活像僵尸复活。这是蒙天星为池奚严守秘密的第不知道多少天。

他妈坐得远远的,脸上是被泪冲出来的痕迹。

蒙天星害怕地缩了缩头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他妈和蒙骥同时开口,说出来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事。

“你爸进医院了。”

“池奚要结婚了。”

蒙天星的表情顿时定格在似哭似笑上。

他妈神情冰冷又古怪,蒙天星其实差不多能猜到,因为自打上次池奚差点出事,贺帆又被亲妈带走之后,家里气氛就不对劲了。一一是让他大哥给气的,“爸爸怎么了?”他问

他大哥在结婚生子,孩子都几岁之后

终于进入了迟来的叛逆爆发期。

蒙天星不敢说话,直接溜出了门。

他心想,池奚结婚?那温总不得把池奚弄死?

但很快,蒙天星的手机就陆陆续续响了起来,全是来找他打探消息的。

[那天我们看见的真是温总吧!]

[他要和池奚结婚了!]

蒙天星人傻了,原来和池奚结婚的....温总?他都做好保守这秘密带进坟墓,直到池奚在他墓碑上刻三个字一一“讲义气”了!婚讯在海城简直就像是平地一声雷,把所有人都炸蒙了。

不是我们只是开开玩笑,结果你们来真的

是谁说的一辈子不结婚?从老温总那辈开始,和池家就不太合得来。怎么现在你们有一腿了?

温桦对此表示:“他们天生一对,相配得很!

顺便宣扬了一下,温既琛失踪期间,池奚如何如何对温家不离不弃,对他弟弟怎么怎么情深义重。

池奚听见的时候满脑袋问号。

温桦也是个人才!瞎话张口就来。

隔天再见到这人的时候,温桦握着他的手微微颤抖:“弟妹,父亲那事儿我其实也

没怎么掺和,你看你之前在家里的时候,我对你也不错对吧?帮我吹吹枕头风吧

池奚:

他忍不住问:“你不为你们家老爷子担心?”倒急着投诚了。

温桦“害”了一声,跟着说:“反正老爷子对咱们也就那样,豪门里哪有几个真有父子亲情的?现实点有什么不好?”现实得过于直白,狗腿得过于殷切,让他奚都无话可说

这时候蒙天星打电话来约池奚吃饭,温桦就坡上驴:“弟妹,我开车送你啊。

池奚翻白眼:“你要乐意当司机你就当。

蒙天星约吃饭的地点在俱乐部,池奚一踏进去就又勾起了点记忆。

蒙天星也说呢:“上次在这里背后说温总小话让他听见了,当时吓死了。”

池奚稍作回忆,竟然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

“那会儿温总还拍了下你的脑袋,你说,那时候他是不是就别有用心了。”蒙天星琢磨。

池奚没说话。

蒙天星不由问:

“池哥你想什么呢?”

池奚:“你不说我都忘了,想晚上回家给拍回来。”

蒙天星倒抽一口气:“我、我算挑拨你们

池奚嗤道:“怂的你。他找你麻烦干嘛?我想拍几下拍几下。

关系吗?温总会找我麻烦吗?”

池少说这话也是底气相当足了。

蒙天星顿时又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。

.....想想不敢相信啊!!

其他富二代陆陆续续也来了,他们七嘴八舌:

“池少牛逼啊!"

倒没人觉得他让一男人睡了多么丢脸。

毕竟跟他睡的是温既琛,那不一样。

池奚懒得听他们夸张的声音,打断问:“怎么把吃饭的地儿定这里?灯晃。

他们哈哈笑:“忘了吗?咱们传统规矩,告别单身趴体!这不得最后狂欢一下?”

他们笑着笑着,突然又慢慢敛住:“这个....不会让温总误会什么吧?

他们又猛地注意到了温桦:“这位是?

温桦马上说:“我是温既琛的二哥,我陪池奚过来的。”

一帮富二代顿时吓得不轻:“他,他会告诉温总我们给你弄了告别单身派对吗?”

池奚转头看温桦:

温桦稍作斟酌,给池奚抬了一手:“当然听你的,我那弟弟都听你的嘛。

"你会说吗?"

他和温既琛斗法不太行,拍马屁真是一流。

大家因为温桦这段话惊住了,但心还吊着,并不敢完全放松。

这时候不远处的台上有人提着把吉他上了台,坐在高脚凳上,一扶话筒就开始唱歌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